每日靈修
禱讀:
2018/12/19 士師記六:25-40

士師記6:25

當那夜,耶和華吩咐基甸說:你取你父親的牛來,就是(或作:和)那七歲的第二隻牛,並拆毀你父親為巴力所築的壇,砍下壇旁的木偶,

士師記6:26

在這磐石(原文作保障)上整整齊齊地為耶和華─你的 神築一座壇,將第二隻牛獻為燔祭,用你所砍下的木偶作柴。

士師記6:27

基甸就從他僕人中挑了十個人,照著耶和華吩咐他的行了。他因怕父家和本城的人,不敢在白晝行這事,就在夜間行了。

士師記6:28

城裡的人清早起來,見巴力的壇拆毀,壇旁的木偶砍下,第二隻牛獻在新築的壇上,

士師記6:29

就彼此說:這事是誰做的呢?他們訪查之後,就說:這是約阿施的兒子基甸做的。

士師記6:30

城裡的人對約阿施說:將你兒子交出來,好治死他;因為他拆毀了巴力的壇,砍下壇旁的木偶。

士師記6:31

約阿施回答站著攻擊他的眾人說:你們是為巴力爭論麼?你們要救他麼?誰為他爭論,趁早將誰治死!巴力若果是 神,有人拆毀他的壇,讓他為自己爭論罷!

士師記6:32

所以當日人稱基甸為耶路巴力,意思說:他拆毀巴力的壇,讓巴力與他爭論。

士師記6:33

那時,米甸人、亞瑪力人,和東方人都聚集過河,在耶斯列平原安營。

士師記6:34

耶和華的靈降在基甸身上,他就吹角;亞比以謝族都聚集跟隨他。

士師記6:35

他打發人走遍瑪拿西地,瑪拿西人也聚集跟隨他;又打發人去見亞設人、西布倫人、拿弗他利人,他們也都出來與他們會合。

士師記6:36

基甸對 神說:你若果照著所說的話,藉我手拯救以色列人,

士師記6:37

我就把一團羊毛放在禾場上:若單是羊毛上有露水,別的地方都是乾的,我就知道你必照著所說的話,藉我手拯救以色列人。

士師記6:38

次日早晨基甸起來,見果然是這樣;將羊毛擠一擠,從羊毛中擰出滿盆的露水來。

士師記6:39

基甸又對 神說:求你不要向我發怒,我再說這一次:讓我將羊毛再試一次。但願羊毛是乾的,別的地方都有露水。

士師記6:40

這夜 神也如此行:獨羊毛上是乾的,別的地方都有露水。

關閉經文內容

濕羊毛與乾羊毛

現在就是基甸轉變成為「大能的勇士」的時刻了,他首先要面對的是他的「父家和本城」。

一、拆毀你父親為巴力築的壇
基甸的父親顯然在宗族中有一定的影響力,同時他也在信仰上作出妥協「為巴力築壇」。上帝要基甸挑戰這件事「取你父親的牛…拆毀你父親為巴力所築的壇,砍下壇旁的木偶」。基甸「因怕父家和本城的人,不敢在白晝行這事,就在夜間行了」,他不但拆毀巴力的壇,同時也「為耶和華築一座壇…用砍下的木偶作柴」。到了白晝,這件事就顯明在眾人面前了,這顯然是對巴力崇拜的挑戰。眾人圍攻基甸要治死他時,他的父親卻似乎支持了他的立場「你們是為巴力爭論麼?…巴力若果是神,有人拆毀他的壇,讓他為自己爭論罷!」自此,基甸被稱為「耶路巴力」,成為一個與巴力爭辯對抗的人。這是基甸選擇倚靠上帝的開始。

二、基甸起來吹角
因此,上帝與基甸之間,開始了一個特殊的關係「耶和華的靈降在基甸身上」,這是上帝興起一個人作領袖的記號,這樣的恩膏使得基甸獲至超越天然人的勇氣。當「米甸人、亞瑪力人,和東方人」再次入侵「過河…在耶斯列平原安營」,基甸起來「吹角」,這是召聚的角聲,首先被召聚的是「亞比以謝族」,就是他自己的宗族,可見向巴力挑戰一事,使基甸在族中獲得一定的信任與口碑。接下來他召聚自己的支派「打發人走遍瑪拿西地」,「瑪拿西」支派被他召聚。再一次他「打發人去見亞設人、西布倫人、拿弗他利人」,這幾個周邊的支派,都會在這次戰役中受牽連,現在有人帶領他們爭戰,他們「都出來與他們會合」。從後面的經文看到,此時已有三萬多人。

三、再試一次
這時,基甸須要進一步的確據,他不能憑一己之力把大家帶入險境,因此他再次求問上帝「你若果照著所說的話,藉我手拯救以色列人」,他求上帝給他憑據。他要求的憑據是「羊毛」的憑據。第一次他在夜間將「羊毛放在禾場上」,第二天「若單是羊毛上有露水,別的地方都是乾的」,這就是上帝差他的憑據,第二天清晨果然如此。但他求第二次「羊毛是乾的,別的地方都有露水」,上帝並沒有厭煩基甸的反覆測試,祂知道基甸不是試探祂,乃是要有足夠的確據,因此這兩件不可能的事都如他所求的發生。基甸因此得到極大的鼓勵。
一個領袖逐步建立與上帝親密的關係,是他能帶領更大團隊的關鍵。對準上帝而來的勇敢與準確,使他成為眾人願意跟隨的領袖。

默想

我是否選擇堅定倚靠主,表明自己的信仰?我是否領受聖靈,有超越自己的勇敢與能力?我是否更深的跟隨主,讓我帶領的人與團隊有清楚的方向?

回應

親愛的主:你是能力的主,我領受你的差派與恩膏,知道何者是我一生當打的仗。我領受你的引導,帶領眾人不致奔跑無定向,鬥拳打空氣。而能準確的完全使命。阿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