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成長中是一個很倚靠自己的人,常常都會想著快點長大就能獨立, 也都會很怕麻煩到別人,所以很多事情我都習慣放在心裏, 也不會與家人分享,也許是因為小時候媽媽說過的一句話「 我以後老了也不指望她,有小女兒就好了」這句話可能只是氣話, 但無形中卻成為我心裏很深刻的話,也讓我想成為一個獨立的人。


在兩年多前媽媽離開之後,我內心就有很多的結, 因為從以前我和我媽媽的關係就不是很好, 我不是一個像妹妹一樣會撒嬌的女兒,常常不講話不微笑, 雖然我上國中後就開始比較開朗, 也在高中之後就和媽媽的關係漸漸好轉,但我仍然有一點害怕, 不敢跟母親分享很多內心的想法,也一直認為媽媽總是偏愛妹妹, 在心裡的疙瘩其實從未真正處理好, 但我以為我與媽媽關係好轉之後我就釋懷了, 也一直以來都認為有天能完全恢復甚至鼓起努氣擁抱她, 直到他離開,我才真的了解內心有多大的後悔和崩解, 發現自己再也沒有機會去彌補或改變了, 後悔為何我從來不敢去給她一個擁抱,為何總是在台北忙著拍片, 鮮少陪她,甚至在他離開的時候我都不在她身邊, 太多的痛苦和壓力,以及想著要扛起這個家, 不能讓妹妹因為媽媽的離開而被迫獨立沒人照顧, 也要努力陪伴爸爸,希望他能不再痛苦悲傷, 甚至爸爸在媽媽離去的一年後交了女朋友, 我內心即使一開始很受傷, 但我也表現的很支持每個可以讓爸爸走出傷痛的決定, 所以這些種種都填滿在我心中, 我根本沒花時間思考和處理自己心情, 也想要趕緊賺錢工作的情況下,很多問題都累積在心裡, 導致當時失眠很嚴重,醫生診斷後說有自律神經失調、內分泌失調、 憂鬱的情緒引發身體很多狀況,但也因為總是習慣倚靠自己, 拼命地工作找事情分散注意力,忽略這些自己身心的種種問題。


甚至工作上也接連遇到許多事情,讓我在人性上失去信心, 令我受傷重重跌倒曾經尊敬相信的前輩們。後來連我唯一的依靠, 我的狗-巴比,都因為年老身體很多狀況,我奔波醫院內心焦急, 讓我頓時像是失去了一切,我很無助很痛苦,沒有一刻放鬆或睡好。


直到我有天因為買巴比的罐頭而在家附近的寵物店認識了老闆建銘, 當天晚上已經到了結束營業時間十點多, 建銘因為看到我的憂慮而和我聊起巴比的狀況, 立刻請我把巴比帶到店裡,並且幫他處理問題, 和回答我許多動物醫院的醫生從來無法回答我的問題, 我才真的有了安心,當天建銘也和我傳了福音, 他當時說是神要呼招我,我也是懵懵懂懂的狀況下,讓我認識了主, 並且文郁傳道也幫我禱告和我聊聊天, 當下眼淚也不知道為何的不停潰堤,當時覺得也許是提到我媽媽, 也許是我累積太久的情緒,但我真是感受到被理解和被關心的感覺, 而後來我也明白那是神給我的愛,讓我感受到自己不是孤單的。 在那之後建銘也總是很熱情的邀約我參加小組和聚會, 雖然到去年年底的三個月中我只去了一次教會, 但建銘仍是鍥而不捨的邀約我到店裡聊天認識主,傾聽我的問題, 也為我慢慢解開自己的問題,雖然我覺得很感動倍感恩惠, 也因親眼看見巴比的狀況越來越好,而更相信主更認識主, 但我後來礙於生活的關係,想說要賺錢接了一個拍戲的工作, 拍戲總是沒日沒夜,睡眠時常不足,所以常為了自己找藉口, 在工作的四個月中鮮少參加小組聚會,也沒有認真讀聖經, 都是因為自己信心不足,也不夠信靠主, 雖然時常禱告為了讓內心有著平安和倚靠, 但我現在才了解當時真的不夠信靠主,所以生活很辛苦, 以為這份工作薪資不錯能存一筆錢,但結束之後才真是了解到, 這些錢很快就會用完,生活也一樣會回到原點, 於是我開始意識到我應該要先穩定聚會,更多的認識主, 和有更多的信心,在今年三月的日子裡, 是我這兩年多的日子裡內心最平靜最平安, 真正感到放鬆和充分休息的一個月,雖然我現在面臨要找新的工作, 但我因著信靠主,我不再像以往那般焦慮害怕, 我相信主會帶領我找到最適合我的工作, 我也希望有天我也能將福音傳給我的家人朋友,成為他們的祝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