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小就被爸爸媽媽姐姐保護的很好, 所以我不太知道怎麼跟人相處 。以至於長大後 ,我常常用我以為的標準對待家人 ,結局卻總是與家人的冷戰跟爭吵收場。

在媽媽過世後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衝擊, 我不知道我要怎麼去面對我自己 。我好難過 ,心中出現都是媽媽慈愛的表情、 細心的體醒 。我好愧疚沒在來得及的時間去道歉、去和好。

那時的我不知道是夢中還是現實 。常常看見一個畫面:在一個很黑的海裡,我努力的去抓一切 我認為不會讓我沉下去的東西,我內心好痛苦,連笑都是一種陌生的感覺。

後來爸爸交了女友, 心中一直無法諒解。為什麼爸爸這麼快你就可以重新開始, 我的內心非常受傷,甚至覺得親情好薄弱。我感覺自己被任意拋棄,也時常覺得世上沒有人理我 以至於時常一有壓力 頭就會痛 痛到無法睡覺。那一年我時常往輔導室也做了心裡治療。

我想離開這帶給我痛苦的地方,大學時我選了離家很遠的宜蘭。我以為會得到快樂的自由,但那也只是我想得到一種小確幸。大學裡那些我認為的友情,都是以利益為基礎。長期以來我的真心付出,在別人看來卻是裡所當然。在親情友情都不可靠的狀況下 ,我累了。 我看不見方向也找不到未來 ,活在害怕恐懼中。

直到有一天姐姐和我說芭比(狗)可能撐不了幾天,我就從宜蘭趕回台北到寵物店,建銘哥突然對我說:子誼神很愛你,他要親自安慰妳。不知道為什麼,當我聽到這句話,我的眼淚就不受控制流下來。我是個把自尊心看很重的人,我不在別人面前流淚,但我知道是神要安慰我釋放我。所以不知不覺也不知道留下多少淚 ,也許是把之前沒流的淚,一次給他釋放出來,那天晚上也參加了小組。在建銘哥幫我代禱時,我再次感受到神再次安慰我,他要親自成為我的倚靠。 在那之後我就回到學校, 有天搭車要回台北時心裡突然好像堅定一定要離開這間學校。於是我就報了轉學考但是沒有考上,我就開始思考我自己接下來要休學還是轉回新竹的學校。   內心十分掙扎 ,但在小組中大家的代禱,也讓我有有力量可以回新竹跟爸爸真實的表達我心中的想法。談話過程中我感受到爸爸的成全與關心,與姐姐住在一起我看到姐姐的付出與接納

後來我就到十二籃工作,一開始我很痛苦,我總是會想著為什麼我要休學,為什麼我不過原來的生活,不需要自己賺錢,不用去面對客人、上司不合理的要求,但中間我看見神不斷的在安慰我,祂讓我在工作中看到同事們對我的愛護,甚至在我沒有錢的狀態時竟然收到小費,但我時常還是迷惘的,直到店長和我說我要調到敦北時,我那一個禮拜是非常痛苦甚至是憤怒的。

因為我的脾氣不好、心非常剛硬,所以我憤怒我沒得到尊重,那時我憤怒到是無法禱告,但我後來即使不甘願但還是接受公司的調度,第一天到了敦北後,我感受神差派我到這的原因,更加感受神不斷的給我力量以及憐憫,讓我看見問題以及別人的需要,我不再是像過去總是挑剔別人的問題,而是我真實的感受別人的需要,以前我的脾氣非常不好 心很剛硬,一旦我生氣我是什麼難聽的氣話都說的出來,我知道耶穌親自的在我生命中教導我,現在我碰到客人刁難我我卻能笑著為他們服務,也讓我了解我過去很用力的想知道我的命定以及感受聖靈引導,為什麼我都無法感受到,因為神必親自代領我去經歷

這些經歷也讓我看見我還不認識耶穌時 我用自己的標準 傷害了在我身邊所有愛我的人 有用了我以為的想法傷害了我自己 把我自己帶入沒有未來的恐懼中 但是耶穌愛我從沒離開我 在我最需要他時 他出現在我身邊 保護我 釋放我 耶穌謝謝你 我要成為你的門徒 我要將我的未來交在你手中  。